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挥斥方遒的博客

笑谈人生浮华坐观云卷云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南昌陆军学院毕业 转业军人 现人民法院工作 中共党员、世界华语作家联谊会会员、中国原创文学著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,中华散文网创作委员会副主席,王安石曾巩晏殊汤显祖故里才子之乡临川人,自幼喜欢书法绘画文学艺术国学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[整理篇---古今笔记精华录(37)] 唐晅的老婆  

2017-07-29 04:27:57|  分类: 婚姻家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唐晅的老婆

             大唐年间,江南有一个叫唐晅的生意人常出远门三五年都不在家,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没有结婚。父母年事已高,只好托人把一个远方表妹介绍给他。唐晅结婚后的第二年又与朋友到洛阳跑生意,留下年轻又漂亮的老婆在家。唐晅在洛阳的生意做的很顺利,但对方一时没有钱支付给他,要唐晅在洛阳等一段时间慢慢在付钱。因对方是一个陌生的客人,又没有人担保他们之间的生意交易,所以唐晅只好住在洛阳耐心等钱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有一天晚上唐晅梦见妻子隔着花墙对着自己伤心哭泣,但又听不清楚她在说些什么话。正当唐晅要走上前问个明白时,老婆突然走到一口井边看着井水大笑起来,跟着就消失不见了。唐晅醒来后心里总不是滋味就把昨晚的梦告诉了一起做生意的朋友,有朋友说道“之前听寺庙里的和尚说梦见人大笑是花容被风吹过散落的意思,是面目全非的意思。而井是黄泉,对井笑的人就是走黄泉路,你的老婆可能已经死了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唐晅听了朋友的解梦后心中半信半疑,但洛阳的生意钱还没有结算所以不敢轻易回家。几天后,家人托人带来消息说他的老婆突然病死,要他马上回家办理丧事。唐晅想“老婆已经死了,就算现在回家也她也是一个死人,但如果走了,洛阳的生意钱有可能就收不到了”,所以唐晅决定不回家,让带信的人告诉家中的父母找人帮忙处理老婆的丧事。唐晅在洛阳又呆了二年才把生意上的钱收齐,他回到家后马上带上拜祭用的东西来到山坡老婆的墓前祭拜,伤心大哭一场。晚上他躺在家中的床上无论如何都睡不着,想到自己只顾得生意上的事,没来得及看病重的妻子一面就生死分离了,心里总是伤感流泪觉得对不起年轻漂亮的老婆。于是唐晅起床找来笔纸写了一首诗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寐室悲长笔妆楼, 泣镜台独悲桃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节不共夜泉间魂,兮若有感仿佛梦。

         写好诗后唐晅看了看并轻声吟诗起来,刚吟完诗唐晅就觉得眼前好像有人在晃动,但认真看又没有人。唐晅怀疑是不是老婆已经知道自己已经回家就来看自己,于是唐晅又一边吟诗一边写道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常时华堂静笑语,度更愁忧惚人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改冥冥委荒丘阳,愿悲非路险壑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藏舟清夜妆台月,空想画眉愁是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风露清虚晅耿耿,不寐更深悲吟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唐晅刚放下笔就听到墙角的阴暗处有人在轻轻地哭泣,这哭声正慢慢地向自己走来,唐晅往哭声的方向看去还是什么人都没有看见,但他能听出来这哭声就是老婆的声音。于是唐晅对着哭声说道“是不是娘子已经回家了,但为什么躲在阴处哭泣不出来呢,请娘子出来与我见上一面好吗”?只听到黑暗处老婆的声音说道“夫君,我已经知道你今天到我的坟前拜祭,因是白天不方便出来与夫君相见。刚才听到夫君伤心为我悲伤吟诗,阴冥的值班守官被夫君的真诚所打动,也很同情夫君的遭遇,所以他们刚才特许我带着女儿今晚回来会一会夫君,以安慰夫君思念妻子和女儿的愿望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唐晅听到老婆如此说话心中大为感动,于是又对老婆说道“我出远门都是为了谋生养家,你病重时没回来看你,你走时我也没见上最后一面,让你遗憾地离开了这个家了这些都是我的错。现在你既然回来了就请出来让我见上你一面吧,也好让我知道你现在的状况,让我将来死了去到阴府遇到你也不会有遗憾了”老婆说道“人死了后就是阴魂,身份与人有天地之差,没有得到阴官的许可是不敢独自随便现身的,否则就会受到阴府的惩罚。现在不能见夫君,还望夫君见谅”。唐晅听到这里想到老婆就在眼前但就是不能见面,伤心之余又放声痛哭起来。老婆见唐晅悲伤的样子,又对他说道“夫君真要见我不是不行,但要听我的安排方好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于是唐晅按照老婆所说的办法取出一面铜镜,在铜镜前放上一盆清水,对着铜镜轻轻地叫着老婆的名字。当唐晅把老婆的名字叫到第三声时突然觉得眼前有人出现,跟着整个房间阴风寒寒让人打抖擞,这时唐晅已经看到老婆就站在他面前。唐晅大喜赶忙上前拉着老婆的双手让她坐下来,只感觉到老婆的手冷冰冰的没有半点温热。老婆对唐晅说道“我十五六岁就由娘家嫁给你到死算来也有二年多的时间了,但夫君真正留在我身边的时间只有一二个月左右,这样的生活真的让我很伤心难过。去年我突然病痛在身那个时候真的很希望夫君能在我身边照顾我,但很遗憾最后到死我都没能见上夫君一面。而这次我们能阴阳见面是阴官看到你诚心的样子,才发善心让我带女儿阿美回来看你的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阿美是唐晅的女儿,在半岁的时候就夭折了,之后老婆再没有怀孕。这时突然听到老婆说带女儿回来看他,顿时大吃一惊说道“老婆啊,阿美还在吃奶时就死来现在还葬在河边的山坡上,你从哪里带她回来的啊,我怎么没有看到她呢”?老婆说道“今天是千年一遇的六合日,是家庭团圆的好日子。因我本性善良,在阴府人缘也好,所以阴官特许我回来与你团聚。我们的阿美死后没有人带她去阴府报到,她就在河边的山坡上变成了一个孤魂野鬼,之后被一个好心人收养。现在阿美也有十岁左右了,她长的与我一样五官端正,眉目清秀很漂亮。就在前段时间我们的阿美被镇守北方将军的侄子看中,阿美死活不同意,后在乡亲们的帮忙下阿美终于到阴府与我一起生活,今天我也就带阿美回来了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唐晅说道“我们的阿美在阴府也能长大吗”?妻子说道“阴府的生活与人间一样,只不过好人与坏人的生活方式不同,工作待遇也不同,所以阿美能样人间一样长大”。说完只见唐晅的老婆对着铜镜叫阿美的名字,很快阿美就出现在他们眼前。看到一家人能团聚在一起,唐晅高兴万分就急忙吩咐管家安排酒菜要与老婆和女儿吃饭。老婆对唐晅说道“你要管家煮多一些米粥,还有许多人要吃呢”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一会儿管家把饭菜都上桌了,而另一张桌子放着米粥,唐晅看到好像有许多人在抢吃米粥。唐晅的老婆在旁边对吃米粥的人说道“你们大家慢慢吃,不要抢着吃,我保证大家都能吃上米粥”。不一会儿桌子上的米粥都没有了,此时唐晅才知道老婆说的全是真的。唐晅又听到老婆一口气叫出了不少人的名字让他们先回去,而且听到这些人的名字都很熟耳,就问老婆说道“老婆。你刚才叫着这些人的名字我怎么好像都很熟悉啊,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们”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老婆说道“他们都是你从洛阳回来之后一路送给我的丫鬟,你还记着吗?你从洛阳回来时一路用黄纸剪成人的模样,并在这些纸人身上都写有名字烧给我。我刚才就是请他们回家吃饭,难道你把这些人都忘了吗”?唐晅这时才知道原来人死后,家人烧的纸钱和送的丫鬟阴府中的人是可以享受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酒饭后老婆让女儿阿美跟着一个佬佬先回阴府,自己留下来再陪夫君一段时间。大家都走了唐晅与老婆上床睡觉,他发现老婆在床上的感觉与生前一模一样,只不过是身体有些冰凉而以。风流快活后老婆又与唐晅说了许多阴府里的奇闻怪事,不知不觉中有人突然敲门说道“娘子,天色将明,我们也该回去了,否则阴官要怪罪的”。这时唐晅与老婆才知道天就要亮了,老婆慌忙起床就要走。唐晅伤心地说道“老婆,你难得从阴府回来一趟,现在就这样急忙忙地走了,但不知我什么时候还能见上老婆一面”。老婆说道“你与我的缘份今天就到此结束了,你的新婚妻子叫江美,现在在淮南等着你去娶呢。江美也是一个善良的女人,你们会恩爱幸福的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唐晅说道“我都没有听说过这门亲事,也没有与那个江美见过面,你又是怎么知道我要与江美结婚的呢”?老婆说道“我刚到阴府的时候正遇到江美要投胎,于是我就委托她照顾夫君的”。唐晅说道“老婆,你有如此神通的能力,为什么不自己投胎还魂与我结婚呢,还要委托什么人来照顾我”,说完痛哭不止。

            老婆见唐晅哭成泪人,心中总是不忍说道“夫君,人死后阴府都有名录记载的,投胎也是有先后排名的,不是我们自己想回来就能回来的。早前夫君你给我的零花钱我一直不舍得用,就偷偷藏在墙角的砖底下压着,夫君现在就取出来吧,免得日后大家都忘了”。听了老婆说的话,唐晅果然在墙角取出用绢绸包裹的金银。老婆见夫君拿到了金银又对他说道“如果夫君有朝一日想到了我就请在四十年后月满的日子,独自到河边叫我的名字,到那个时候我就自然会来看夫君的了”。这时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说道“娘子,天就要大亮了,再不走就走不了啦”。唐晅看到眼前的妻子真的要走了又抱着她痛哭起来,老婆推开他,拿起桌上的笔写下一首诗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不分殊幽显,那堪异古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阴阳途自隔,聚散两难心。

老婆写完后放下笔推门而出,唐晅追出门外大声叫着老婆的名字,这时全家的人都看到娘子早已坐上一辆豪华的马车腾空飞去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一个月后有媒婆给唐晅说亲,女方是淮南一户江家小姐,唐晅知道那是老婆之前说的江美,就同意了这门亲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十年后的一天晚上,月光明亮,唐晅突然想起了老婆所说的话,就对家人说自己想独自出去走走,结果他一夜晚都没有回来。天亮后家人在河边找到了他,但此时的他已经死了。


编者有话说:

            钱这东西,少了它不能生活,多了它也没有用;唐晅把钱看的太重,老婆死了二年才回家,伤感,后悔都是虚情假意。

           唐晅的老婆死后还不忘给自己的前夫介绍江美重新组合另一个家庭,可见“老婆是前世修来的福”。

            家庭,金钱,哪个重要?这个话题很玄乎,我想只有当事人才能明白。

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
注:本文诗词出自《古今笔记精华录》,作者不详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流浪散人整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2012年6月15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